新闻分类 NEWS CATEGORY
新闻动态 news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手机:
电话:
邮箱:
地址:
梦里不知身是客——搜集客家葬俗资料草稿
添加时间:2018-02-06
  

  大概是初中的时候吧,第一次听说自己是客家人。当时也没细想,怎么自己就成了客家人了呢?梦里不知身是客,没曾想真有自己称自己为客的人。梅州后来也被称为世界客都,上了大学我才知道北方的同学真还不知道还有客都这样的名号。有时遇着讲一口地道的客家话的人,猛然间也亲切起来,互相搭讪道:客家人。而客家人何以为客家人,客家何以为客真还没仔细去想过。大抵是耳闻目染,媒体上熙熙攘攘的恳亲会、祭祖寻根得知其中一二。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,死亡大概是我们学考古的人接触较多话题。墓葬研究是考古学研究的重要门径,想想近来纷纷扰扰的曹操墓的发现,考古一度被公众视为挖墓之别称。我身为客家子弟,自然明白客家人之为客家人自有其族群建构,应该不会是“从来就有的”。而客家葬俗是客家人生活的重要事项,今晚我突发奇想,我是不是可以尝试搜集搜集客家葬俗的资料,了解了解本族群的历史与现实呢?况且在去年秋冬时节,我随刘老师赴深圳南山麦地巷遗址调查发掘时,就曾接触过清代中晚期的客家坟墓。当时一见那“座椅地堂式”墓葬形制,陡然亲切起来。客家人之为客家人,据我目前所知,建构起来的历史当在清代中晚期土客械斗之后的那段时间。明清之际,广东葬俗似有大变,以客家葬俗切入,或许有深刻探讨的意义。而且我之为我,当应有他之存在,所谓的客家、福佬、广府乃至瑶、畲等族群,正好可以以此来考究彼此之间的互动关联。当然这些是我目前一厢情愿的想法,不知道当今学界对于这类课题研究状况如何,我想我应该好好咨询咨询我系老师,请教请教这类问题探讨的可行性。这也算是临近毕业,给自己找的一些活吧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为此,当务之急是不是应该先去查阅查阅人类学、民族学的田野专著,有关客家研究的事项兴起尤早,罗香林辈早定有框架,新近调研也该不少,应该好好参详参详。其二则是地方史志,客家人之事,近古正史大概没有具体的记载,就拿我老潘家的祖宗潘任公来说,虽有南宋末代兵部尚书一衔,随文天祥抗元,最后隐退闽粤赣边界,我查阅宋书,未见老祖事迹详载。且客家人由来一类之族群认同之事,学界聚淞纷纭,历史记忆、文本建构、体质语言,不一而足。考究方志、谱牒说不定就能梳理出个历史情境出来。再者是否可以借地利之便,自己亲自去做做田野调查,化熟悉为陌生,邀集同好共事,去家乡各地转转,也去搞搞参与观察,系统地勘查一番客家人丧葬这些事。横向的得考虑客家迁徙线路或是以今天客家的聚集县市为中心,闽西、赣南、粤东北,纵向考虑的是客家人本身的形成或塑造历史了,在此时空背景上寻觅葬俗之事。再有就是理论方面的积累了,族群、文化、民俗、葬俗等等,中外理论架构详多,可资借鉴。梦里不知身是客,现在醒着,真还想看看客之为客是咋个一回事,等忙完高棉瓷器的XRD,这些天就开始琢磨琢磨客家葬俗这些事吧。呵呵,俺也弄弄“民族考古学”咯。后记:最近翻阅罗香林、王明珂、程美宝等人著作中的族群与地域认同研究,对于其中涉及的客家人的内容突感新鲜,禁不住也“掩卷沉思”,他们宏观性的叙事之下,还有很多细节尚待补充。趁着睡意尚无,草作此文,留待今后装模作样“搞研究”之用。欲抛砖引玉,求同仁协成此事。呵呵。胜利彩票登录平台胜利彩票登录平台胜利彩票登录平台580动彩580动彩580动彩彩洋洋彩票网彩洋洋彩票网彩洋洋彩票网